婚姻家庭logo

吴晓香律师:180-6808-7937

首席律师

昆山律师

联系律师

    昆山吴晓香律师

    咨询电话:180-6808-7937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3205201011980296
    办公地址:江苏省昆山市前进东路858号金泰国际中心7楼 江苏昆成律师事务所,(隆其建国饭店正对面,黄浦江路东侧)。

为了5万余元拆迁款,邻居、村委、继子就20年前的遗赠协议打官司

时间:2019-01-04 17:30:00

  20年前,家住开化县池淮镇的老吴夫妇因为没有子女帮自己养老送终,他们找来邻居廖先生夫妇帮忙,并签下一份遗赠扶养协议:等老吴夫妇去世后,他们的山、地、房子都送给邻居。

  协议签下没多久,老吴夫妇相继去世。现在,廖先生夫妇也只有妻子韩女士仍健在。2017年,韩女士的平静生活因为老吴的房子拆迁而被打破:房子拆迁后,获得5万余元的补助。

  韩女士想领取这笔钱,却被村民小组拒绝。韩女士跟村里争论的同时,老吴的继子也来到村民小组索取该笔款项。现在,三方为了这笔钱闹上法庭,近日开化县法院审理此案。

为了5万余元拆迁款,邻居、村委、继子就20年前的遗赠协议打官司

  网络图

  继子不愿意帮忙养老送终

  跟邻居签下遗赠抚养协议

  上世纪五十年代,老吴经人介绍认识了当时虽离过婚但长相清秀的胡大妈,很快两人便结了婚。婚后生活虽不富裕,过的倒也平淡幸福,唯一的遗憾,就是两人一直未能生育孩子。

  眼看年龄渐渐大了再也没有机会生育时,胡大妈想到了自己与前夫所生的儿子小汪。但是,已经长大成人的他面对母亲胡大妈时,态度十分冷淡。原来,当年胡大妈在小汪三岁时,就跟着戏班成员私奔。小汪从小都是跟父亲相依为命,一直对胡大妈有所怨恨,对继父老吴更是毫无感情。

  1998年,老吴眼见自己与妻子的身体日渐虚弱,而继子小汪对两人也疏于照顾。同年12月24日,因老吴的身体越来越差,老吴提出,希望由邻居廖先生夫妻负责照顾自己与妻子的生活,并在两人去世时负责丧葬事宜,自己则将死后的山、地、房子赠予廖先生夫妻。

  由于在场的几人之中只有廖先生识字,因此他就带着老吴与表弟到自己家中签订协议。此后,廖先生夫妻承担起照顾两位老人的起居饮食,直到二老相继离开人世,然后他们按照协议代管了老吴的房屋。

  随着时间的推移,廖先生与表弟开也相继离世。老吴的房子便由廖先生的妻子韩大妈看管。

  20年后获赠房子领到补贴

  一场三方纠纷顿起

  本也相安无事,谁知到了2017年,老吴的房屋因年久失修属于危房,需拆除。同时,相应的拆除补助款50960元汇入了当地村委会。这个消息对平时老实巴交、靠种地生活的韩大妈来说,简直是个惊喜。于是,她立即回家找到当年丈夫签订的遗赠扶养协议向村民小组索要补助款。

  没曾想,村民小组拒绝了韩大妈的要求,原因有三:一是认为协议上只有老吴夫妻和廖某某的签名纳印,没有第三人证明;二是廖先生夫妻当初并没有尽到协议约定的义务,老吴夫妻的后事分明是村民小组出钱出力料理的;三是当年老吴夫妻属于“五保户”,根据相关规定,“五保户”死亡后的财产属于无主财产,理应归村民小组所有。

  且几乎在同一时间,老吴的继子,也就是胡大妈的亲生儿子小汪也闻讯来到村民小组,索取该笔款项。

  今年2月,因三方争论不休,韩大妈将村民小组诉至法院,要求其将老吴的房屋拆除补助款5万余元归己享有。3月20日,因为法定继承人小汪申请参与诉讼,韩大妈决定放弃遗赠抚养协议,并根据《继承法》,将诉讼请求变更为继承老吴夫妻遗产的30%即15288元。

  目前,该笔款项暂时由村委会代为保管,待法院确认后再发放给相应权利人。

  三方都认应获得部分遗产

  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4月13日,该案在开化县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上午8点,距离开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法院大门前已经站满了等待安检的群众。因为该案被告涉及到村民小组27户100余人,每家每户都派了代表前来旁听。

  庭审开始后,三方当事人围绕遗赠协议的真实性、涉案房产是否属于无人继承的遗产、各方当事人是否享有继承权利、遗产如何分配等问题展开激烈辩论。

  韩大妈的代理人认为,涉案房产有法定继承人小汪,虽然其对老吴夫妻疏于照顾,但这并不能作为剥夺其法定继承人身份的理由。而且,在民政局没有老吴夫妻是“五保户”的相关记录,所以并不属于无主财产。

  同时,通过庭审中两名证人证言以及第三人小汪的陈述,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证据链,即韩女士对老吴夫妻承担了照料衣食起居的义务,根据继承法的相关规定理应继承部分遗产。

  被告的村民小组代理人辩称,虽然不否认老吴夫妻与小汪的法定关系。但是,从当地的调查了解可以基本确定,老吴夫妻与小汪相处并不亲密,特别是在其母亲去世时,小汪甚至没有负责料理后事,这是有悖世俗常理的行为。

  当二老不论生前还是死后,在最需要人尽义务的时候,是村民小组承担了责任与义务。因此,相关遗产理应由村民小组进行处理。韩大妈在庭审中提交的证明遗赠抚养的证据并不充分,所谓签订遗赠协议时在场的表弟早已过世,死无对证。

  而王某花虽然作为证人证明了当时老吴有提过签订遗赠抚养协议的事情,但也没有亲眼见证该事实发生。

  小汪则认为,虽然继父老吴去世时自己没有出面,但是母亲去世时,是自己请村民小组前来帮忙的,并非他们主动料理母亲后事,同时自己也为母亲守了灵。作为法定继承人,理应享有至少三分之一的继承份额。

  庭审持续了两个半小时,三方当事人均提交了相应证据。同时,法院要求两名相关证人现场作证,接受询问,但因案情复杂,该案并未当庭宣判。

  承办法官介绍,接下来法院将根据对死者生前扶养的具体情况和遗产的数额、其他继承人所尽的义务等因素作分析和处理。

  延伸:

  根据《继承法》第14条规定:对继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继承人扶养的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人,或者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给他们适当的遗产”